路徑:首頁  >  教會  >  正文

福音小說:映日荷花别樣紅

起風了,病房的窗簾下擺搖曳飄拂着,老趙起身關上窗戶,免得畫架上的那幅畫飄起來。他回頭望着病床上在睡眠中依然呻吟的女兒瑩瑩,感到深深的無助和無奈。

他将被單輕輕往上拉了拉,見瑩瑩平靜了些,才松了口氣。轉過身端詳起畫架上女兒那幅未完成的畫。這畫已經标上了題目“映日荷花别樣紅”,可是畫面上的“接天蓮葉”卻黯淡無光,一片片了無生機,完全沒有“無窮碧”的秀色,連水面也發暗。女兒說過,她所要的水光潋滟晴方好的心境一直沒有出現,倒是山色空濛雨亦奇的迷離夢境一直困擾着她,以至于畫面上一朵荷花都沒有露出來。

“等到荷花映日的時候,我的病才可能好起來呢,”女兒的聲音又在他的耳畔萦回。

忽然,汗水淋漓,天昏地轉,瑩瑩躺在床上,舉手向天:“主啊,我痛!”這幾天,醫生又一次試了最後一種藥,她反而更痛,是那種痙攣般的絞痛,便血更重,有時坐在便池上就起不來了。絕望的陰雲籠罩,比疼痛更令人揪心。

十九歲的瑩瑩酷愛繪畫,幾歲就開始畫了,主要畫寫意花鳥畫。小學讀完後她順利地上了美術學院附中。這期間瑩瑩的爸爸媽媽帶她信了耶稣,她開始專心攻讀聖經,也仍然鐘情繪畫。高考時她如願以償地考上了省美術學院,正上大一。

不料,第二個學期她就罹患了重病,腹痛、腹瀉、便血,到醫院做了腸鏡和各種血液檢查、病理檢查,都無法确診。醫生因怕會拖成腸癌,便用上了各種正規的抗感染方案積極施救。但經過痛苦的治療,輸液、忌口、服藥、肛門送藥,用盡了醫院的辦法均不見效。醫院會診後改用保護腸粘膜的藥物。開始用藥倒是有效,但不出三天就又犯了,隻好加大劑量,誰知服藥當中反而加重,再服下去就完全無效了。醫院不得已,改用中藥,嘗試了各種補氣健脾胃的,除濕鎮痛的,溫中散寒的,不但中藥,連各種食療方都盡可能地使用了。但她的病情時輕時重,一直不死不活地拖着,躺在床上就像畫中雨霧蒙蒙下的那片荷塘,灰暗憔悴,大家都很心疼。

此刻,老趙匆匆喊來了醫生,護士們給她的液體裡加了大劑量的止痛藥。奇怪的是根本無效,劇烈的疼痛仍舊折磨着瑩瑩,她隻能滿面汗水地按着腹部呻吟掙紮。爸爸急得在床邊大聲禱告,求神搭救。但神遲遲沒有挪去她的病痛。忙亂中有人碰落了床頭櫃上的幾幅畫作:“荷塘月色”、“魚戲蓮葉間”、“雨打芭蕉”等,都是瑩瑩趁着不痛時憑記憶和想象畫的。她的老師黃先生很是欣賞,稱贊她“畫中有詩”。然而她自己卻日益瘦弱凋零,此時更是命懸一線。

“瑩瑩,有救了!”昨夜守了女兒一夜的媽媽推門進來,激動地說,剛才她回家跪下禱告,向神求救,安靜許久,蓦然,似有微小的聲音:“詩篇,91篇。”她馬上起身,翻開一看,驚喜萬分。“你看!”瑩瑩接過媽媽遞來的聖經,讀着詩篇91篇:“他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瑩瑩感覺這些經文就像是為她寫的,而這是來自天上的聲音啊,瑩瑩把聖經貼在心口,眼睛濕潤了,疼痛真的在緩解了。“神說了要救你就必能成全,他是信實的!”爸爸也有了信心,臉上浮現出笑意。

萬沒想到,當天下午瑩瑩的腹部又痛了起來,一種要崩潰的感覺使她淚流滿面:“主啊,救我!”天昏地轉,汗水淋漓,她跪在床上,舉手向天:“主啊,我撐不下去了。求你救我,把我藏在你翅膀的底下!”這次的痛不像那種痙攣式的痛,而是不一樣的劇痛,難以忍受,莫非主要接我去了嗎?“主啊,求你……”突然,瑩瑩重重地呻吟了一聲,昏厥過去。

恍恍惚惚,一朵枯萎的殘花墜落下去,沉到幽暗的湖底。

昏眩中,她隐約聽見爸爸媽媽在流淚禱告:“主啊,求你照你的應許救活瑩瑩,她是你所愛的寶貝啊!相信你永遠愛她,我們呼求你,因她在急難中,在絕境中。求你拯救她,醫治她吧,以彰顯你的榮耀,讓世人都知道,你是神!”

但她的痛楚沒有減輕,仿佛一枚尖利的東西紮入了她的腹中,撕裂的痛感令她喊不出來了。她立刻聯想到了釘子!尖利的鐵釘!她屏住呼吸,是的,她聽見了天上來的聲音:“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瑩瑩想起來了,這是以賽亞書53章。啊,立刻,她仿佛看見了真實的各各他:高高的十字架上,神的兒子耶稣被釘,被刑罰,被鞭打,遍體鱗傷,鮮血湧流……

與此同時,瑩瑩的病痛在緩解,在消失,在痊愈。撕裂的劇痛沒有了,另一種強烈的羞愧感歉疚感升了起來:原來,在我們得醫治的背後,有這樣一個背景,這樣一個痛楚而慘烈的犧牲和付出!望着那十字架上的鞭傷,那流血的釘痕,她感到無地自容。但,這就是醫治的真相,愛的真相!“主啊,是你釘痕的手撫慰我傷口,你的痛醫治了我的痛!”瑩瑩終于喊出來了。

“瑩瑩,你終于醒了!”爸爸媽媽擦去淚水,“你在喊什麼?”

“我在喊:主啊,因你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你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真的,傷痛的病魔真的離開了瑩瑩的身體,再也沒有來攪擾。一連幾天,她都睡得很香。盡管她卑微弱小,但神照着他的話把她從死境裡淤泥裡救拔出來,安放在穩妥的高處,實現了對她全部的應許。

第五天早上,瑩瑩起來了。她用紅色彩筆在那幅畫上着意點了一筆,好像傷口,又像釘痕,那紅色在暈染,在綻開,形如荷花;接着,畫面左邊出現一輪橙紅色的朝陽,細看,恍如紅色的十字架。立時,水光潋滟,碧葉接天,畫面生機盎然,十字架般的太陽華光熠熠,照射在那一朵婷婷的荷花上,果然别樣紅豔!

“好畫呀!瑩瑩,你從哪裡來的靈感?”前來看她的黃老師一進門就贊歎道。

“我的主,我的神!”瑩瑩笑了,心想,從此,我隻為主而畫。

(作者簡介:董元靜,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中國散文詩學會理事,基督徒作家。

相關新聞

福音散文:春蠶到死絲方盡

這次喂蠶寶寶的過程使我發現,小蠶寶寶的成長靠吃桑葉和蛻皮,我們靈命的成長也靠吃靈糧即讀聖經和蛻變,何其相似啊。而它們生命最後時段的吐絲結繭,對我們也有屬靈方面的重要啟迪。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标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标明出處、作者與鍊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衆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0.619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