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徑:首頁  >  教會  >  正文

《少年之殇》連載十五:無盡的淚為你而流

編者按:這是一個傷害與被傷害、救贖與被救贖的連載見證故事。他是個九零後,他本該是上天的寵兒,但他的父親慵懶好酒,母親又整天忙的像個陀螺,他還有個嬌縱跋扈的姐姐……

“窮養兒富養女”是他父母的口頭禅,他和姐姐一起長大了,他姐被養成了刁蠻公主,他卻像個落魄乞丐……終于,早已習慣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園之際,他一聲不響的實施了“報複”,他留給父母一道難解的謎題,他卻帶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來尋找答案,但很快他母親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繼續為您講述《少年之殇》。

十五:無盡的淚為你而流

恐懼和陷坑,殘害和毀滅,都臨近我們。因我衆民遭的毀滅,我就眼淚下流如河。我的眼多多流淚,總不止息,直等耶和華垂顧,從天觀看。——耶利米哀歌3章47—50節

我凄楚滿腹地回到了北京,直到我打開了卧室的門,我才意識到自己是回來了。而随着關上的房門,我再也無法支撐下地癱軟了下去,我那積累了一天一夜的淚水,終于在一刻得以傾瀉。然而,在這與多人合租的房子裡,我仍是不能大放悲聲,我還是得捂口掩聲地去慢慢釋放我這滿腔淤堵的淚。

我這是怎麼了?我這是在為什麼而哀哭,又是在為什麼而悲痛難忍呢?難道,我這是在提前哀悼我的外甥嗎?不!主啊我不信,一定不是這樣的,一定不是!或許,這隻是因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曾經那個悲傷的自己,所以我才會心痛不已;或許,我也隻是覺得姐姐活得太可悲了,我也隻是在為她的可悲而悲傷……對,一定是這樣!可這真值得我如此悲痛欲絕嗎?我不知道,主啊,我也不想知道!我隻是甯願相信這都是我太過感性而想多了,我也不願相信那些可怕的預兆會是真的!

就這樣,我一邊崩潰地哭着,一邊自我洗腦似地安慰着自己,可無論我是怎樣清洗,我也洗不去自己這撕心之痛!我直哭得幾近虛脫,心都哭碎了;我也不想讓自己就這麼一直哭下去,直到哭死,可我卻怎麼也無法讓自己停下來。

最終,又是求生的本能讓我想起在我每次危難之際救我性命又以溫柔體恤待我的救主!于是,我這才切切地向主求告道:主啊,如果我能預見和不能預見的結果都是一樣,求你不再讓我預見和夢見,哪怕讓我少預見少夢見些也好啊!因這令我甚是惶恐,也實在令我不堪其擾……所以主啊,如果可以,求你将這些都從我身上挪去吧,而我如此祈求,也隻是想求個心安,也隻求你止住我心底這份我自己怎麼也止住的痛! 

即時,我的心底不再痛了,淚也止住了。藉此,我再次看到了,唯有我主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倚仗;而我也再次為自己總是在别無指望的最後一刻才想起尋求主而慚愧不已:因這顯出的,還是我對主的不夠信、不夠愛!可是這一刻,我也顧不得過多地去感恩和忏悔什麼了,因那最牽動我的心腸的,仍是我那可憐的外甥。于是,我忙抹去臉上的淚痕,從地上爬起來,徑直就坐在了電腦前。

我以為我的淚已宣洩殆盡了,可是,我一邊浏覽着網頁上要買給鵬鵬的東西,同時,那過往的一幅幅畫面又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他那裝作自己一切都很好,卻又極度渴望被關愛的眼神;他那帶着不忍不和愧疚跟他媽要枕頭,及他那系了很久也沒系上,最終還是把右邊那根斷了的書包帶,系在了左邊那根書包帶上的種種……這些,讓我一次又一次不由得心酸難忍,淚流滿面。

幾度顫抖的淚流中,我也不斷安慰着自己說:我再哭一會就好了,就再哭一會就好了……可我也不知自己就這樣哭了多少個一會又一會。而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的心底不再那麼痛了,但那裡還有着一份澀澀的酸楚和莫名的憂傷,卻是我再怎麼樣也揮之不去的。

終于,我看好了枕頭和背包,我先把圖片發給了他,看他說喜歡我才下了訂單。而後,想想他那萎靡的狀态,還有他那嚴重的少白頭,我想他讀書一定很費腦子,就又給他買了些核桃和紅棗。我本想再給他買身衣服,但我一是不知道他的尺碼,二又覺得一下給他買太多東西似乎不太好,所以我決定還是等我到了雲南,等我在那邊安頓下來再給他買也不遲。

随後的幾天裡,鵬鵬陸續收到了我買給他的東西,而他每收到一樣就發照片給我看,并對我袒露着他的喜悅之情。

他先是發了枕頭的照片給我,我問他這枕頭枕着是否舒服、是否習慣?他回複說:老姨啊,你給我買的這個枕頭又柔又軟,舒服是挺舒服的,就是有點太軟了,我還有點不習慣呢!

他最後發給我的照片,是一鍋泛着一層紅棗和核桃仁的米飯,并說着:老姨啊,我們本來是想用它煮粥來着,結果大米放多了就給煮成米飯了,不過這飯又香又甜,還挺好吃的呢!我心想:這傻孩子,那是我買給他補身體的,他怎麼又拿去跟大家分享了呢?可是,見他如此高興,我倒也深感安慰。

我想,眼下也沒有什麼能夠比讓他快樂起來更為重要的事了!因為,也隻有他真正快樂起來,我才能夠真正的安心。而他收到禮物後那溢于言表的欣喜,和他與我的頻繁互動,也都讓我心裡滿是暖暖的感動。而這,令我恍惚間覺得,我之前去姐姐家所經曆的,仿佛隻是一場虛幻的噩夢,而我們中間也從未有過隔閡和疏遠……我們就像回到了從前那最為甜蜜幸福的時刻。

隻是,他這番短暫的快樂,就像我曾對人性的解讀一樣:沒有人不喜歡禮物,可無論什麼樣的禮物,也無法填補心靈的空虛;它帶給人的快樂隻是一時的,而這一時的欣喜過後,心靈深處依舊空洞。而他,也不例外,因此我送他的禮物,也就像投進水中的石子,漣漪過後,他就又如一潭死水般沉寂了下去;而他那份短暫的喜悅,仿佛也隻是他在我最為郁郁難舒時,所适時施舍我的安慰劑;而那被我珍視也同樣渴望的親密感,也仿佛随着他的忽然消沉,就此便不複存在了。

盡管我也對他說了,不管有什麼事或有什麼需要,都可以跟老姨說。他雖然也說好,可這個早已習慣了沉默的孩子,終是沒有開口對我說過他任何的心事和需要。

因為他的不再言語,我很是失落,但我又開始七上八下地擔憂起他的安危來。可是我知道,我若去履行與主的約定,我必須毫無挂慮地前行,于是,我就再次向主做了全然交托的禱告。

4月14日清晨,我終于放下了所有,踏上了前行的路。

我懷着對未知的茫然,和我心底那份莫名的憂傷,路經迢迢千裡,于16日黎明到達了這日夜召喚我的大理。

我在蒼山腳下租了間民房,而後一連幾天,我邊忙着購買生活必需品,邊布置起了我的新家。

我本想到這之後,我首先得好好遊玩一番,可真到了這我才發現,我根本就沒那個心情。我也隻是勉強在附近的洱海邊走了走,又到身後的山上轉了轉,可是無論我走到哪裡,看到了多美的景緻,我總是在不經意間就已是淚津津的了。于是,我發現自己對什麼也提不起任何興趣了,那是勉強也勉強不來的。我的世界就像遇上了連陰天,因長久不見天日,我深感絕望;因長久的陰雲密布,我深感壓抑;而這一切的背後,正在醞釀着的那必将忽然而至的傾盆大雨,又不禁令我時不時的膽戰心驚。

正當這份沉重的心情壓得我透不過氣來的時候,這天夜裡,我就夢見個目光狡黠的婦人,她站在我面前說:“你信耶稣固然好,但耶稣卻不能使你超脫六道輪回之苦,你看,你的主就在你身後,他的确時刻守護着你,也的确能給你平安,可那又能怎麼樣呢……”我向身後側目一看,果然看見了白光閃閃的衣袍,又見那隻是衣袍的下擺,就已是直上屋頂了。我就想:如此,那我主又何其高大呢?可是,這衣袍所發出的光,比日光還有白亮,以至我不能久望;并且這大而榮耀的光芒,使我不由自主的就低下了頭,我也并不敢擡頭向上張望。雖然,我看見的隻是衣袍的下擺,我也未得見主的面,但這一刻我确信:那就是我主耶稣,因為我的靈認得主的榮光。

我面前的婦人,讓我慌亂不安,她正用各樣巧言想推倒我的信心;主在我身後一言未發,但我卻能感到自己的背後,是大平安!我心想:你個妖言惑衆的婦人,任你怎麼蠱惑,你也休想動搖我的信……就在我明确并堅定着自己的信心時,我忽的醒來了。

我還是第一次真切地看到了,主耶稣那大而可敬可畏的榮耀之光,盡管那隻是在夢裡,這一刻我激動地詫異了好一會。而後,我就想:主啊,這個夢是什麼意思呢?主啊,我明白了,你想讓我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你都會與我同在的,而我隻要全然信靠你,我必不至堕入迷惑,也必得站立,對嗎?

(未完待續)

注:本文為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觀點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福音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各位讀者留言評論交流!

相關新聞

《少年之殇》連載十四:孤獨的迷羊

他說,他在學校沒有受到欺淩,他也沒有談戀愛……那麼,他身上還有着什麼隐患呢?或說是什麼,将會成為他最終爆發的導火索呢?莫非跟他吸煙有關?想到這我忙說:“對了鵬鵬,你在學校抽煙老師不說你嗎?”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标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标明出處、作者與鍊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衆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0.6343s